开局成为伪装大师 第七十章笑里藏刀的家伙(继续求票票)

小说:开局成为伪装大师 作者:安庸龙 更新时间:2020-06-12 17:31:3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bbb]s.bb.!无广告!

  洪府

  女人的笑声和麻将碰桌的脆响交织出一幕详和欢乐的景象。

  原来,洪霸天正陪三位大小老婆在‘砌长城’打‘内战’。

  整晚就他一个人输,三位大小老婆自然开心得不得了。

  其实,三位爱慕虚荣的女人不知道。

  这都是洪霸天故意输给她们的。

  作为混迹江湖半辈子的他最擅长就是圆滑的处事方法,江湖人送外号‘洪滑头’。

  江湖上、政界、商界只要他出面都能把事情处理的妥妥当当。

  对付自家的这群老婆更是得心应手,只要时不时陪她们玩玩牌,输输钱就可哄得她们开开心心,增进她们姐妹之间的感情。

  让他回到家看到听到的都是一片祥和团结的景象,又何乐而不为呢!

  他点上一根香烟瞄着三位老婆分钱的财迷样,禁不住露出满口黄牙笑得跟石狮似的。

  这时,他的心腹兼管家急匆匆从外厅跑到麻将房,伏在他耳边小声嘀咕:

  “老大,赌馆那边打来电话说,季雄回来了。”

  “什么?”

  洪霸天嘴里的香烟梭地掉落在麻将桌,刚才还一脸慈和的笑脸立马变得阴沉起来。

  管家缓了口气继续道:“季雄现正在我们赌馆赌钱,刚下注就是一百万满币,五局不到就被他赢走了将近一千万满币。现赌馆保险柜已亏空,接下来是在家提钱去继续让他玩,还是-----”

  没等管家把话说完,洪霸天急忙站起身摸着发亮的大光头火急火燎道:“走,跟我去赌场会会季家小子。”

  赌场内,高飞和季晓云坐在赌桌正中间位子。

  别的赌客知道是他后,都纷纷起身没再参与赌局,乖乖站在两旁看他和庄家豪赌。

  高飞拿起桌面的铁盒香烟抽出一支叼在嘴里,轻轻划亮火柴点着香烟,单手托住腮帮边吞云吐雾边斜瞥着负责摇骰盅的荷官。

  “怎么?本少爷才赢了五局你们就没钱赔了。这么点赌资还开什么赌馆啊?

  赶紧摇,本少还没赌过瘾呢!要是洪霸天实在赔不起叫他把这酒馆押了,本少直接下注一千万和他赌。”

  原来,高飞和庄家玩的是骰宝赌博游戏。

  一般称为赌大小,是一种用骰子赌博的方法。

  骰宝是由各闲家向庄家下注。每次下注前,庄家先把三颗骰子放在有盖的器皿内摇晃。当各闲家下注完毕,庄家便打开器皿并派彩。

  最常见的赌注是买骰子点数的大小(总点数为4至10称作小,11至17为大,围骰除外),故也常被称为买大小(tai-sai)。

  骰宝是庄家永远处于有利位置的赌博游戏。闲家无法以技术提高得胜的机会,长远来说庄家必胜。各种投注中以“大、小”对闲家最为有利,但庄家仍然拥有优势。

  不过,遇到拥有系统相助的飞哥,情况就完全反转过来了。

  他只要竖起耳朵便能听辨出庄家摇出的点数。

  摇骰盅的荷官满头大汗悄悄瞟了眼正在跟他打眼色的赌馆负责人肥猫。

  高飞回头讥笑瞪了眼站在身后的肥猫,潇洒的晃动大腿神气道:“你也不用和肥猫眉来眼去,我知道他也做不了主。听我的乖乖摇,要是你们暂时拿不出钱可以欠着来,等你们洪爷来了我直接找他。”

  肥猫赶紧陪笑脸答:“季少爷,你坐着抽根烟休息休息。洪爷已经派人送钱过来了。”

  “那就叫他继续摇呗!我和小姑还得赶着回去拜见我奶奶。”

  高飞装作不耐烦道。

  肥猫没办法只好吩咐另外一位荷官上场,并悄悄叮嘱他耍点内劲手段。

  一群傻逼,任凭你们耍什么手段,只要骰盅里面的色子一动,飞哥我就能分辨出是什么点数。

  真当系统赐给我的听色辨点数的高超赌技吃素的吗?

  季晓云瞅着高飞把他侄子模仿的有板有眼,还有桌面上起堆的钞票,内心禁不住偷乐了一阵又一阵。

  照他这样赢下去,别说赚回一间酒馆,就连自家贱卖给洪霸天的码头仓库都能赢回来。

  嘻嘻!也不知道阿飞弟弟他从哪学来的赌技,竟然买什么就中什么?

  难不成他眼睛有透视功能?

  那名懂耍手段的荷官信心满满捧起骰盅运用内劲开始摇晃骰盅里面的色子。

  那手法就像印度舞娘晃的天花乱坠,令人眼花缭乱。

  接着威武的把骰盅嘭地放在桌面上,双手离开骰盅的瞬间再次施展内劲令里面的色子轻轻翻滚了一下。

  洋洋得意做出请的手势道:“季少爷,请下注。”

  高飞脑海里就像电脑分析器悄悄汇报出点数,他脸带微笑伸手指了指桌面上16那个数字。

  “这局我不买大小和单双,我要买赔率更高的独码16点。而且一千万全买那个号。”

  哇!

  一千万独买一个数。

  季少爷你简直是虎胆啊!

  这种一赔十的机率可是骰宝最难中的。

  身后的赌客顿时哗然,个个都向高飞投去难以置信的眼神。

  就连肥猫都被高飞的豪胆吓得直冒冷汗,当他看见气定神闲的荷官,狂跳的心才稳定了些许。

  荷官很是自信微笑望着高飞问:“季少爷,你确定一千万都要买独码16点吗?”

  “你耳朵没聋就给本少快点开盅,本少我赢得起就输得起。”

  “好!”

  荷官伸手正要开盅和高飞一决高下。

  “等等!”

  门口突然响起洪霸天中气十足的吼声。

  只见他领着大批手下火急火燎踏进赌厅,阴沉的老脸立马露出慈和的笑容,挥手跟季晓云和季雄(高飞)打招呼。

  季晓云立马拉了下高飞起身回头皮笑肉不笑道:“洪爷,多日不见,你老是越活越年轻了。”

  “季家四小姐就是会说话,洪爷谢谢你的夸赞。”

  洪霸天随即张开双手快步走向高飞,脸带慈笑道:“季贤侄,回来珲春也不跟洪爷我打声招呼,最近在外面混得可好?”

  高飞醒目的迎上去摆出一副逼真的假笑和他拥抱在一起,“托洪爷的福,小侄我在外头混的还算过得去。这不,刚下火车我就和小姑来捧你老的场子来了。”

  洪霸天轻轻推开高飞拍着他肩膀装亲切道:“其实洪爷我早就知道贤侄是人中之龙,不管到哪闯世界指定顶呱呱。”

  玛德,要是不提前了解清楚他的为人,还真会把他看成大善人。

  就他这和蔼可亲的笑容,准能迷惑一大群普通百姓。

  高飞话锋一转指着桌面的钱装谦虚道:“洪爷,小侄刚回来就在你这赢了一千万。你老不会不高兴吧?”

  “哈哈!”

  洪霸天放声郎笑装大方道:“贤侄,这点小钱算什么?洪爷我自打干这门生意起就没人说我只会赢,而输不起。”

  “说得好!”

  高飞轻轻鼓掌道:“洪爷,那这局还算不算?要不你老去开盅,输了我回家见奶奶,赢了你老肯定照付对吧?”

  洪霸天再次仰起头放声假笑,“贤侄,你说这局算就算,洪爷过去替你开盅。”

  你个假仁义的老家伙,飞哥今天就让你输得心服口服。

  “洪爷,既然你老来了,这局就不算了。你来摇骰盅,贤侄好长时间没陪你玩这游戏了。”

  不知死活的小子,洪爷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鬼影手的厉害。

  “好,洪爷就陪你玩玩。”

  洪霸天老脸依然挂着和蔼可亲的笑容,迈着稳健的步伐走向赌桌前,伸手便去轻揭骰盅。

  心想窥探窥探’季雄‘那小子买的准不准?

  竟然敢把一千万全买独码16点。

  那名信心满满的荷官随即探长脖子去偷窥色子的点数,就连肥猫不知何时也悄悄站到了洪霸天身后,睁大小眼睛盯着骰盅里面的三粒色子。